<em id="vxhbf"><span id="vxhbf"><th id="vxhbf"></th></span></em>

<address id="vxhbf"><address id="vxhbf"></address></address><span id="vxhbf"><span id="vxhbf"></span></span>
<noframes id="vxhbf"><form id="vxhbf"><th id="vxhbf"></th></form>
<address id="vxhbf"><address id="vxhbf"></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vxhbf"><listing id="vxhbf"></listing></address>
    <form id="vxhbf"><span id="vxhbf"><th id="vxhbf"></th></span></form>

      <span id="vxhbf"><th id="vxhbf"><th id="vxhbf"></th></th></span><em id="vxhbf"><form id="vxhbf"><th id="vxhbf"></th></form></em>

         首頁 >> 智庫中國
        【智庫專訪】王華:為中國公共外交事業添磚加瓦 ——專訪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副秘書長王華
        2022年01月14日 10:5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孔雪 字號
        2022年01月14日 10:5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孔雪
        關鍵詞:智庫公共外交;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援建發展中國家

        內容摘要:【近年來,我國智庫在數量和影響力上呈穩步增長趨勢。如何在建言資政、公共外交和社會服務等方面更加充分地發揮作用,如何積極服從黨和國家外交大局,主動融入共建“一帶一路”成為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過程中的應有之義。為此,中國社會科學網專訪了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副秘書長王華。邀請他就中國智庫公共外交事業的發展提出自己的看法。

        關鍵詞:智庫公共外交;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援建發展中國家

        作者簡介:

            編者按

            近年來,我國智庫在數量和影響力上呈穩步增長趨勢。如何在建言資政、公共外交和社會服務等方面更加充分地發揮作用,如何積極服從黨和國家外交大局,主動融入共建“一帶一路”成為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過程中的應有之義。為此,中國社會科學網專訪了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副秘書長王華。邀請他就中國智庫公共外交事業的發展提出自己的看法。 

         

         

        圖1 中國社會科學網專訪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副秘書長王華 中國社會科學網 閆勇/攝

         

          【嘉賓簡介】王華,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副秘書長,曾任中國駐幾內亞比紹共和國特命全權大使、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西歐局局長、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國際交流中心主任、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拉美局局長等。

         

          中國社會科學網:在公共外交領域,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如何定位自身角色?在公共外交和社會服務方面,如何實踐“為世界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王華:基金會成立以來,我們主要在周邊國家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工作,我們主要在三大板塊集中發力。第一是宣傳和介紹我們黨和政府倡導的和平發展理念。比如主辦和平發展論壇,這是我們的一個傳統項目,主要宣傳、介紹和討論這種發展理念。另外就是與國外的合作者,包括國外的智庫、政黨的高官和前政要等,共同舉辦座談、交流和研討活動。

          第二是進行人力資源方面的培訓和交流。去年第四季度,我們配合外交部完成了一個面向瀾湄國家的媒體高級培訓班,我們邀請了國內媒體領域的一些專家學者通過線上的方式與瀾湄國家的媒體朋友們交流經驗。為下一步我們國家的媒體和瀾湄國家媒體的溝通交流打下了很好的人脈基礎。

          第三是實施對外援助項目。比如說修建學校、農村地區的醫院衛生站、人畜飲水站、光伏照明等基礎設施建設。在策劃這些項目的時候,我們首先看對方是否有這方面的需求,其次我們要得到愛心人士和企業的慷慨解囊。這類工作必須獲取兩個方面的信息和資源,才能夠有所作為。

          當中國的社會組織走出去,開展國際援助項目的時候,如果一個項目既體現援助方,又體現接受方的價值,那它就是好的項目,這意味著我們在干一個共同的事業。也就是說,只有在雙方意愿達成一致的時候,這個項目才能做成。

          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是一個社會組織,而非政府機構,沒有財政撥款,它能做的項目具有“小而美”的特點,資金量不大,規模也不大。這些“小而美”的項目的價值在于它能夠精準地滿足當地老百姓的需要。項目帶來的改變就發生在他身邊,比如前面提到的農村學校、農村醫療、光伏照明,每一件都跟他的生活工作學習緊密相關。國際援助項目類型有很多,如何選擇是關鍵,比如建一個機場,雖然也很好,但是對于很多貧困地區的老百姓而言,這對他們的生活未必帶來很大的改變。老百姓最關心的是這個項目跟我有什么關系,當他全身心地去支持和贊美你的時候,這個項目一定是跟他的生活相關的。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此外,在項目運行過程中,我們建立了回訪制度,要求一個項目建成以后一到兩年內至少回訪一次,這也是我在駐外使館工作期間總結的一個經驗。一個項目完成之后,它的跟進和提升也很重要。即使是在疫情期間,我們也要保持跟合作方比如校方、醫院等機構的聯系,通過視頻、郵件、短信、電話等方式保持聯絡。通過對項目密切跟蹤,我們能及時了解到他們的新情況、新問題,這也反過來促進我們不斷探討新的合作方式,讓這些既有項目不斷增值。

          比如巴基斯坦瓜達爾地區的法曲爾公立中學這個項目,一期工程完成以后,我們收到反饋說想要入學的學生數量越來越多,可是原有的規模無法容納他們。于是我們啟動了二期工程,進一步擴建學校。二期工程由中方出資建設校舍樓房等基礎設施,瓜達爾港的一些中資企業提供教學設備,巴基斯坦政府解決校址土地和買地資金的問題,在疫情的大背景下,多方通力合作,實現了當年設計、當年投資、當年動工、當年完工、當年交付使用,容納規模從150擴大到了1000多名學生,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民心相通的項目。

         

          圖2 中巴瓜達爾地區法曲爾公立中學擴建項目 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供圖

          中國社會科學網:您提到基金會工作重點之一是人才培養,我們看到,這兩年除了傳統的職業培訓以外,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還推出了人才培養的創新機制:2020年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主辦了首屆“未來領袖國際公共管理碩士”項目,面向“一帶一路”沿線發展中國家高級政府官員。建立這個項目的契機和初衷是什么?取得了哪些成果?

          王華:過去幾年,一些發展中國家向我們提出,他們不僅需要醫生和老師這類人才,更需要好的社會管理人才。于是,我們就設計了“未來領袖國際公共管理碩士”這個項目,希望能夠為發展中國家的社會治理人才的培養作貢獻。經過討論我們最終選擇了公共管理專業,而不是金融等其他技術部門。公共管理是一個很龐大的學科,它是一門科學,它的關鍵在于治理社會。我們希望通過這個項目培養出一批能夠解決問題的執政者。

          為此我們聯系了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我是那里的校友,學校的領導和老師聽了我的想法之后大家一拍即合。他們有幾十年積累下來的豐富的教案、教材、案例,足以勝任這項工作。在取得我們政府教育部門同意后,項目很快地開展起來。在資金方面,我們也得到了來自海外的資助。這個項目發展過程中,我們是倡導者,它的成功落地是各方面共同努力取得的成果。

          目前這個項目的申請人包括政府官員、議會的議員、執政黨或在野黨的高層領導等,他們來自十幾個發展中國家,其中主要是我們周邊國家比如印度尼西亞、孟加拉等,最遠的是南非。因為是學歷教育,我們的要求是申請人至少要有本科學歷基礎,也要具有一定程度的英文水平。

          目前,第一期的12個學員中有一半已經通過答辯獲得了碩士學位。還有一半由于疫情等因素,他們的答辯無法如期進行,目前他們的延期答辯還在逐步推進過程中??傮w來說,第一期的工作完成得還是比較圓滿的。第二期的招生工作也完成了,兩期一共招收了27名學員。

          關于這個項目的發展,一些國家最近也提出希望能推出博士培養的項目。在這方面我們需要更多的資金支持,但是我想這個問題不會太難解決,既然碩士人才培養的工作已經得到了各方面的理解和支持,那么博士方面的工作也應該能夠得到支持。所以對這個項目的發展我們還是很樂觀的。

          中國社會科學網:這十多年來,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積累了很多對外援助和國際交流的經驗,您對于中國的智庫、社會組織這類機構的建設和運營有什么看法和建議?

          王華:首先,要積極參與關于重要議題的論壇和會議,拿出自己的方案。比如說去年第四季度,2021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在云南召開,我們和國內15家社會組織都報名參會了。我們基金會是具有聯合國經濟社會理事會特別咨商地位的社會組織,承擔著更多的社會責任,在會上我們聯署提出了解決方案。方案主要包括兩方面內容,一方面是關于生態環境的現狀,討論我們應該怎么保護和治理;另一方面是關于生態環境的未來,探討我們應該如何建設。對政府、企業、社會組織等行為體我們都提出了一些建議。我們要奔著建設人類共命運共同體的大方向去努力,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即使沒有錢也沒有物資,能夠提出一個思路,也是很好的。

          第二,要整合專家學者的資源和政府、企業等行為體的需求,促進相關成果和方案的轉化?;饡墓ぷ魅藛T本身或許不是學者或者專家,但是我們能聯系到很多學者和專家。近期,我被全球化智庫(CCG)聘為高級顧問,那么我就有機會接觸到全球化智庫里不同行業、不同專業的專家學者,獲得很多重要的提案和主張。此外,針對每年的重點議題,基金會理事會的成員也會廣泛聯系自己周邊的專家學者,要求他們拿出智慧成果,為政府和企業建言獻策。

          去年,我們主辦了亞洲青年領袖論壇。在策劃籌備階段我們就向有關專家學者布置任務,鼓勵他們在一些重點領域拿出觀點和方案來。在會議期間,有企業對一些專家觀點很感興趣,提出希望專家能更詳細的展開說明。我們會及時反饋給專家,讓專家提供更詳盡、更有針對性的方案。這么一來,通過組織活動搭建平臺,我們給供需雙方都提供了機會和資源。

          第三,議題的國際傳播工作是我們未來的努力方向。迄今為止,歐美地區的智庫依然在設置國際議題方面具有較大的話語權。在這種現實背景下,我們想要提出自己的觀點往往比較被動。但是將來不應該這樣,將來我們應逐步成為議題的發起者和倡導者。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大框架里需要填充什么內容,我們怎樣破解一個個難題來實現這個大目標,是我們未來奮斗的方向。

          中國社會科學網 實習記者 孔雪 采訪/整理

        作者簡介

        姓名:孔雪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勇)
        內容頁廣告位-中國與世界.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免费